银川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材料

浙江各地攀比建豪华养老院

来源: 2018年11月23日

浙江各地攀比建豪华养老院

王翔就在各地政府为了门面和政绩,把有限的资金用于高级豪华养老机构建设之时,大量生活危困的老年人却在排队苦苦等候进入为数不多的低端养老院。

绿化占地率高达48%,配备老年医院、巨大的中心花园和体育运动场地,户户朝南,家家都配备了卫生间、空调、电视和热水器的套间,有的还带有厨房和客厅。这是在浙江宁波一家公办养老机构颐乐园看到的场景。该机构的负责人自豪地向介绍说,这家公办养老机构的设施堪称国际化水准。

最近一段时间,一股大建豪华示范性公办养老机构的风气在浙江部分地区蔓延。然而,就在各地政府为了门面和政绩,把有限的资金用于高级豪华养老机构建设之时,大量生活危困、急需享受社会福利的老年人却在排队苦苦等候进入为数不多的低端养老院。

养老床位严重不足

公办机构攀比豪华

随着老龄人口的日益增多和421家庭(即两位成年人赡养4位老人和1个孩子)的逐步增加,养老服务市场的供给缺口日趋明显。来自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统计称,到2004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达到1.43亿,占总人口的10.97%,其中大约有3250万老年人需要不同形式的长期护理。但目前,专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设施严重不足,养老院床位的缺口异常之大。据统计,发达国家养老床位数约为老年人口总数的3%至5%,而我国仅为0.8%,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要。

为表示对老龄事业的关心,一些地方政府近年来纷纷从财政中拿出经费兴建养老机构,建起了一批环境优美、硬件设施优良的公办大型养老机构。

浙江省绍兴市在市区西边投资近1亿元,建起了一座占地125亩、绿化率达54%的绍兴市社会福利中心。中心除了内设带有卫生间和厨房的老年公寓房258套、高标准的托老床位168张外,仅绿地就达4万平方米,另外还配套有6000平方米的公共活动中心,3000平方米的购物和休闲设施,1000平方米的餐厅和运动场所。

这些工程随即引来了地方的模仿。浙江萧山政府拿出5000万元,兴建了一家示范性养老机构。绍兴县和嵊州市紧随绍兴市之后,也相继决定由政府花巨资建设大型养老院。在嘉兴各县市,公办养老院更是争相攀比,一家比一家建得好。浙江省民政厅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浙江萧山、绍兴、余姚等发达地区新建敬老院的造价按每张床位数核定,在5万元至9万元之间,有的地方甚至高达十七、八万元。天津、上海、北京等地政府也纷纷兴建大型公办养老机构。不少公办养老院规模巨大,设施豪华,主要面向离退休干部等高消费群体。

贫困老人无力支付

这些高档养老机构虽然设施豪华,但因为有政府支持,大都不计地价和造价,仅按运营成本计价。有的甚至收不抵支,需要政府每年补贴。如绍兴市社会福利中心在转让公寓房50年使用权时,总平均价仅为2200元/平方米,仅为当地商品房价格的1/3。宁波颐乐园带卫生间的套间最低仅每月900元,最好的房间一室一厅,带厨房和卫生间,收费也不过1800元。园长柯武恩说,这样的收费价格是根据园内日常的水电和人员成本开支折算出来的,在没有加入划拨土地的价格和1.67亿元固定资产折旧的情况下,每年的收支大致相抵。

而据负责绍兴市社会福利中心筹建工作的安建庆估计,将购买成本和水电等费用分摊到月,购买居住权入住中心者一个月的成本大约为1000元,托老部的每个月成本约700元,大大低于周边商品房的价格。

由于同比市场价格显得十分低廉,这些养老机构成了抢手货。安建庆介绍,中心工程还没完工,老年公寓一期80套不出半个月便被抢购一空。柯武恩告诉,目前颐乐园已基本满员,后面排队等候入住的至少有200人。

柯武恩坦言

浙江各地攀比建豪华养老院

,争相购买服务的人当中,大多是经济实力较强、且健康程度较高的城市低龄老人,而真正养老困难、无人照料或生活不能自理的中低收入老人却无力购买。据统计,在颐乐园中,教师、医生、离退休干部和企业家、老板的父母等经济收入在社会上层的人群占到了绝大多数,有不少来自宁波周边的上海、江苏等发达地区。一个月1000多元的费用,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价格不菲,但对这些人来说,却没有任何支付困难。他举例说,一位厦门大学的教授因为青睐这里的环境和完善的配套,已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而订购绍兴社会福利中心套房使用权的,也基本是家庭经济好的老人。

在采访中还发现,一些有自理能力的离退休老干部索性以这些养老院为家,领着丰厚的退休金不说,还把自己家里的房子高价出租,再用租金中的一部分支付养老院低廉的成本费用,无形之中两头获利。富裕老人抢占公办养老机构资源,而真正中低收入、迫切需要社会福利支持的人群却依然老无所托。

养老事业呼唤角色回归

浙江省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先益说,经济发达地区把建豪华养老院作为政绩工程来做,花大量钱却解决了少部分人的养老福利问题,这种倾向已持续了好几年。许多福利院贪大求豪华,资金投入动辄上亿元,不少是通过银行贷款完成的。这在无形中增加了政府的负担。浙江省老龄办主任黄永正介绍,在大门修建得比名牌大学大门还漂亮的绍兴社会福利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他:不要拿这里当学习的榜样,学不好,也学不起。

政府以公共财政兴办高档养老机构所带来的问题,引起了不少老人的不满,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质疑。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袁新立表示,社会福利事业是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其目的是为了扶危济困,稳定社会。然而,政府兴办高档养老院和福利院,使得入住高档老年公寓的人员在原本享受了应得福利的同时,再来这里以较小的代价获得超值服务,在事实上造成了社会福利享受对象的错位。这既违背了社会福利的本意,又造成了事实上的再分配不公。

黄永正认为,政府福利应该由政府负担,但在现阶段,不能一下子扩展到全社会,也无法无限扩大享受对象。政府首先应该解决的,是那些无人照料和无法自理的,却排着队苦苦地等候着的低收入老人。生活能自理的老人,可以通过居家养老的方式解决;有消费能力和水平的,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由社会力量和民办养老机构来消化。

(毛文月)

随机文章